返回首页

首页

项目动态

大咖开讲

图说健康

漫话宫颈

线上课堂

宫颈癌的认识误区:我还很年轻,不用担心宫颈癌

时间:2020-05-14 10:37:20     来源:心系项目办

  近年来,宫颈癌的发病呈现出越来越年轻化的趋势。年轻女性总认为宫颈癌离自己很遥远,其实,每位女性都应该多一点了解宫颈癌,把握机会,尽早筛查,把宫颈癌“拒之门外”。

  中国宫颈癌疾病概况

  2019年ICO中国HPV和相关疾病报告指出:在我国15-44岁女性中,宫颈癌是排名第三的常见恶性肿瘤[5]。该年我国宫颈癌新发病例数约10.6万例[5] ,占整个亚洲的1/3[6]。

  在女性生殖道肿瘤中,宫颈癌的威胁最大,可谓女性“第一杀手”[7]。近20年来,我国宫颈癌发病率呈现上升趋势[4],宫颈癌发病的年轻化趋势十分明显[8]。

  宫颈癌年轻化了吗?

  国家癌症中心发布的权威统计数据显示,我国宫颈癌发病率在 0~24 岁处于较低水平,自25 岁以后开始上升[1]。一项基于中国人群2000-2014 年癌症登记数据的研究显示,女性宫颈癌发病率高峰从>70 岁变为 40~49 岁[2],呈年轻化的趋势。世界卫生组织建议在 30 岁或以上的女性中进行宫颈癌筛查,鉴于我国目前宫颈癌发病年龄特点,中国子宫颈癌综合防控指南推荐筛查起始年龄在 25~30 岁。[3]

  HPV是宫颈癌的罪魁祸首

  已经有研究证明几乎所有的宫颈癌(99%)都和生殖系统的高危型人乳头瘤病毒(HR-HPV)持续感染(一般定义为两年)有关。HR-HPV感染后持续存在,首先会导致宫颈的癌前病变,如果癌前病变没有及时发现和治疗,一般经过10-20年的时间可发展为宫颈癌[4]。

  中国女性HPV感染率

  我国一项超过3万名妇女的研究结果显示,我国女性人群HR-HPV感染率为17.7%。城市的HR-HPV粗感染率约为18.0%,略高于农村地区的15.2%。一项在我国7个大区19家医院开展的全国多中心研究结果显示,宫颈鳞癌患者中HPV16型是最常见的型别(76.6%),其次是HPV18型(7.9%),宫颈腺癌HPV16、18型的感染率分别是33.65%和28.86%[1]。

  HPV会通过哪些途径感染?

  HPV 是一种极易感染人体表皮和黏膜鳞状上皮的病毒。主要通过性行为传播感染,其传染性强,传播速度要高于某些性传播病原微生物,如HIV[*][4]。而大多数HPV 感染者无任何症状和体征,并不知道自己已被感染,他们可以继续将病毒传染给性伴[4]。此外,HPV 感染非常常见,一项基于美国人群的研究显示,有性行为的男性和女性一生中感染HPV 的几率高达85%-90%[9]。值得注意的是,HPV的感染途径除了性行为外,还可通过直接接触感染。如手接触了HPV污染的物品后,常发生在如厕、沐浴时有可能将病毒带入生殖器官;或者是生殖器官接触到带有HPV污染的浴巾、内衣等,也有可能被感染[4]。

  感染了HPV就会得宫颈癌?

  女性查出HPV阳性以后,通常第一个想法就是担心自己会发展成为宫颈癌,这是很常见的内心想法。尽管几乎所有的宫颈癌(99.7%)都与生殖器官感染HPV有关,HPV感染是宫颈癌发生的必要条件,但是HPV阴性者几乎不会发生宫颈癌[10,11]。

  HPV感染后,可被免疫机制自行清除,所以多数HPV感染是一过性且无临床症状,但某些型别HPV持续感染可导致病变并最终进展为宫颈癌[12]。

  宫颈癌有哪些临床表现[4]

  1.宫颈癌早期常无症状。

  2.阴道出血:常为接触性出血,多见于性交后出血。

  3.阴道排液:呈白色或血性,稀薄似水样、米汤水样,有腥臭味。

  4.晚期症状:腰痛、尿频、尿急、肛门垂胀、下肢水肿等。

  5.恶病质:疾病后期出现消瘦、贫血、发热和全身各脏器衰竭。

  如何预防宫颈癌?

  预防宫颈癌最好的方法是在有性行为之前接种预防性HPV疫苗,并且对25-64岁有性生活的女性定期进行宫颈癌筛查。如果筛查结果为异常/阴性,需要尽快接受进一步诊断和治疗,以便防止病情进一步发展。

  如果筛查结果没有异常,应该至少每3-5年进行一次筛查,筛查间隔的确定和所选用的筛查方法有关。此外,为减少性传播感染的机会,性行为活跃的人群要注意建立安全性行为。如:推迟初次性生活的时间,正确使用安全套,尽可能减少性伴的数目等。因为吸烟也会增加感染HR-HPV及发展为宫颈癌的几率,所以要尽早戒烟[4]。

  参考文献:

  1. 顾秀瑛, 郑荣寿, 孙可欣,等. 2014 年中国女性子宫颈癌发病与死亡分析[J]. 中华肿瘤杂志,2018(4):241-246.

  2. Xueting, Rongshou, Zheng, et al. Trends of incidence rate and age at diagnosis for cervical cancer in China,from 2000 to 2014[J]. Chin J Cancer Res, 2017, 29(6):481-484.

  3. 王临虹, 赵更力. 中国子宫颈癌综合防控指南[J]. 中国妇幼健康研究, 2018(1):1-3.

  4. 中华预防医学会妇女保健分会. 子宫颈癌综合防控指南. 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2017

  5. ICO/IARC HPV Information Centre: China Human Papillomavirus and Related Diseases Report, 2019

  6.ICO/IARC HPV Information Centre: World Human Papillomavirus and Related Diseases Report, 2019

  7. 郎景和. 郎景和谈女性健康. 北京:中国妇女出版社. 2012.8

  8. 梁延平 , 钟洁. 宫颈癌. 上海:第二军医大学出版社. 2012.8

  9. Chesson HW, Dunne EF, Hariri S, et al. The estimated lifetime probability of acquiring human papillomavirus in the United States. Sex Transm Dis. 2014; 41(11):660–664

  10. 乔友林. 中国妇女人乳头瘤病毒感染和子宫颈癌的流行病学研究现状及其疫苗预防前景. 中华流行病学杂志. 2007;28(10):937-940

  11.Walboomers JMM, Jacobs MV,Manos MM, et al. Human papillomavirus is a necessary cause of invasive cervical cancer worldwide.J. Pathol. 189: 12–19 (1999)

  12.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CDC). Human papillomavirus. In: Hamborsky J, Kroger A, Wolfe C, eds. Epidemiology and Prevention of Vaccine-Preventable Diseases.13th ed. Washington, DC: Public Health Foundation; 2015:175–186.

关爱女性 关注健康 远离宫颈癌

最新推荐